Rain_AU

【顺懂】 不疼了甜的

吃糖吃糖🌚❤🌝

零度可乐:

*红海行动狙击组


*私设如山OOC都是我的




张天德跟佟莉的婚礼,理所应当邀请到了蛟龙一队所有人。


 


婚礼上石头哭了个天崩地裂,眼泪鼻涕把租来的婚纱糊的乱七八糟,那件贴了心形人造抠图的防弹衣硬是被当作定情信物供在了上座。


 


队长杨锐跟副队长徐宏一脸爹妈的慈爱笑意,看着在司仪说出“新郎可以亲吻新娘”后,金刚新娘子把一把鼻涕一把泪凑上来的石头一巴掌拍下了台。


 


多愁善感的陆琛同志也不由红了眼眶,狠狠擤了一把鼻涕:“咱们这个雌性动物堪称比鸟下的蛋的地方,能有这么一对男女真的是不容易啊吗,估计以后都不再会有了吧。”


 


庄羽扬起脸,一脸迷茫:“队长不也是吗?队长跟夏记者?”


 


“不不不非也非也,”方才完全沉浸在自助餐的欢愉中的顾顺这时才突然抬起头,一脸高深莫测晃了晃手指,“哥告诉你啊,队长他跟……啊!小懂子你干嘛踩我?!”


 


李懂的脚在顾顺光亮的皮鞋上狠狠地拧了拧,直到狙击手疼到满脸狰狞连连摆手认输,这才满意的抬起脚,留下一个灰色的鞋印。


 


庄羽小同志脸上迷茫更甚,李懂似笑非笑盖住小通信兵的脑袋狠狠揉了揉:“别听这个智障瞎扯,满脑子黄色废料。”


 


一旁顾顺满脸愤愤咽下一大块蛋糕,自言自语道:“什么瞎扯啊明明就是实……啊不不不什么都没有!”


 


正直的观察员这才收回威胁的目光,满意的笑了笑。


 


婚礼进行到很晚,到最后几乎就是一队的一帮兵蛋子在互相灌酒起哄,石头的鼻涕把新娘的礼服糊的彻底没法见人,新娘子却仍然保持着脸上的笑意,进屋换了一套方面的运动服,这才风风火火冲出来一把拎起早就喝到不省人事的石头的后领子。


 


然后女机枪手微微一笑:“这个傻子我领走了,大家继续!”


 


尚且保持了一丝理智的顾顺捅捅身旁人的胳膊:“哎小懂子,陪我出去抽根烟呗。”


 


李懂的大眼睛眨了眨,洋溢着酒后的迷离乖乖点头的样子几乎要让顾顺把持不住。


 


办婚礼的酒店外面就是大海,两人被海风一吹,酒意也醒了大半,顾顺的烟在昏暗的夜色中发出一点一点的微光,李懂被迫吸了两口二手烟,心里被勾的直痒痒,最终还是克制不住心里的欲望,劈手夺下顾顺嘴里的烟,放嘴边吸了一大口,心满意足缓缓吐出来。


 


李懂方才手指的触觉还留在嘴唇上,顾顺的心口像是被一只小猫给挠了一下似得,暗骂一声小妖精。


 


“爽么?”顾顺突然问道。


 


“爽。”李懂发自内心承认,片刻后才突然意识到不对,对方的嗓音略显沙哑,在远离喧嚣的酒店的安静的沙滩上,有一种微妙的失真感。


 


下意识的回过头,特属于狙击手的目光在黑暗中如同一只锁定了猎物的豹子,将李懂牢牢的锁住。


 


“行了行了,不就抢了你两口烟吗,”即使过了这么久,在这种视线下李懂仍然有些紧张,强装镇定取下嘴里的烟递过去,李懂一脸无奈道,“小气就还给你嘛,干嘛……唔!”


 


下一秒,后脑勺便被突然扣住,顾顺借助身高优势将人牢牢收进怀里,然后吻便铺天盖地袭来。


 


李懂的震惊仍只是片刻,随后便全身心的投入这场唇舌交战中。


 


剩下的一截烟仍然夹在指间,深夜是最好的屏障,让平日保家卫国的海军陆战队战士放下战甲,为着这难得的儿女情长讨得片刻的温馨。


 


直到手指突然传来刺痛的灼热感,李懂下意识的发出“嘶”的一声,身体一哆嗦丢开了夹着的烟头。


 


顾顺这才放开了怀抱的束缚,按亮了兜里的手机,另一只手抓着李懂方才拿烟的手指细细打量:“咋了?烫着了?”


 


“没事儿没事儿。”李懂不在意的笑笑,这是实话,这点小伤相比于战场上的肉搏几乎入人间的蝼蚁入不了眼。


 


然而顾顺仍然还是抓着李懂的手指,借助手机的光亮寻找着伤口,片刻后才松了一口气:“没事儿,没烫伤,不过还是拿凉水冲冲吧。”


 


说着蹲下身,手指上传来海水的阵阵凉意舒服的让人几乎要叹息,被强制一同蹲下的李懂显得无视,就借着手机的微弱灯光开始打量起身前的人。


 


身材高大的男人用胳膊弯夹着手机,一手抓着观察员烫伤的手指,另一手从海里捧起海水细细的淋上去,如同捧着一件永生的珍宝。


 


视线上移,是看过了无数遍的帅气脸庞,李懂难得的如此光明正大的打量自己的搭档,要放从前,顾拽拽同志早就一脸欠扁勾起嘴角,一口一个:“说吧小懂子你是不是早就迷上我了。”


 


然而现在,专注于一件事的狙击手早就对所有外界的干扰筑起了屏障,眉头皱的死紧,李懂的视线划过顾顺精致的眉眼,来到嘴唇上时却突然一怔。


 


“出血了?”李懂道,“顾顺你的嘴……”


 


顾顺手上动作不停,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伤口,丝丝疼痛让他不由撇了撇嘴:“还不是怪你。”


 


“我?”李懂莫名道,“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啊!”


 


被忽略的记忆突然回笼,李懂准确的收到顾顺故作气愤的一瞥,有些不好意思的用空出的一只手挠了挠头。


 


方才被烟头烫到的时候,似乎下意识的合了一下牙齿,上下牙间柔软的触觉,不出意外应该就是顾顺来不及躲开的嘴唇。


 


顾顺似乎觉得临时的治疗总算见效,这才拉着愧疚的恋人站起身,在手指的伤处吹了吹:“应该没什么大事儿,回去还是找陆琛要点药抹抹吧。”


 


手指上的力度被松开,李懂愣愣的看着被当作宝物对待的手指,细小的伤口加上层层老茧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出视野,片刻后突然抬起头:“还疼吗?”


 


“啥?”顾顺一脸迷茫“啥玩意儿?”


 


李懂指了指自己嘴唇:“这儿,被我咬的。”


 


“哎呦疼哎!”顾影帝瞬间戏精上身,捂住嘴角直吸气,“哎呦我的妈疼死我了!要小懂子亲亲抱抱才能好。”


 


“滚你大爷的。”李懂翻了个白眼,转身就想走。


 


眼见演戏不成对象还要跑,顾顺连忙屁颠屁颠跟上把人拉住,却没想刚开口想说点什么,一道软软的触觉却突然触碰嘴角的伤口。


 


“还疼吗?”李懂坏笑道。


 


顾顺简直爱死了搭档这幅做了坏事之后喀吧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样子,忙不迭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搂住恋人的肩膀。


 


“不疼了,”顾顺大笑道,“甜的!”






=============


绝不是我腐眼看人基,狙击组这俩太甜了吧


什么“别动”什么“用我的枪你要战胜压力”之类的


红海一刷观后感:hjy太tm帅了

评论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