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_AU

【狙击组】在你身后

❤❤❤在你身後都是愛你的星星眼

玖熙:

*看了红海行动突然就嗑上了这对cp。
*鱼的记忆,很多不按照电影台词,胡写。
*ooc。
*以后有机会再写全员存活向。

1.

李懂不止一次被那个梦魇困扰了。这导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常常在梦中惊醒,下意识直起腰想寻找下铺的人时,脑海里却突然浮现那天子弹穿透罗星的腰侧,鲜血从创口处潺潺流出时的情景。他被这一幕吓得呆住了,努力缓过神来伸出手去捂住了罗星的伤口,但鲜血仍然从指缝中不断渗出。

他记起来了,罗星不在这儿,他还躺在医院里。也许下半辈子,伴着他的,没有了他最爱的狙击枪,而是那冰冷的轮椅。

罗星一直坚持到了舰上才昏了过去。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在李懂看来无比刺眼。被推进手术室前罗星突然醒了过来,而李懂一直跟在他身边,那只手突然拽住了他的作战服衣角,紧闭的双眼微微撑开一条缝望着他,片刻后那只手又从他的衣角上滑落。

手术室的门缓缓关上了,被挡在外面的战士无一例外都关心着罗星的伤势。唯有李懂一个人直愣愣地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那盏一直没灭的灯,手还不住地绞着衣角。

站在一旁的杨锐和徐宏看不下去了。杨锐悄咪咪地跟徐宏努了努嘴让他去安慰安慰李懂,徐宏也没打算怎么抗争,走到李懂面前却说不出话来了,沉默了许久后扬起手来,在李懂短得扎手的板寸上揉了一把又拍了拍。

李懂知道徐宏什么意思。

就连刚才罗星给他的眼神,和徐宏动作里蕴含的意味,都是一样的。

让他不要自责。

他怎么可能不自责。

要是当时他没有躲开,罗星就不会冲上去硬扛,也不会被海盗的枪射中。现在他就不会躺在医院里,只能嗅着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但世上哪儿有那么多如果?尤其是像他们这样的军人。战场上没有这么多规章制度,也没有人会瞧着是个老人或者是个小孩就放过这个能一枪毙命的机会,有的只是硝烟与鲜血。

但无论他如何想,罗星不能再拿起他心爱的狙击枪已成定局,且再也无法改变。

2.

罗星离开了,狙击手这位子也空出来了。上头说是尽快再抽调一名狙击手过来,但李懂心里却没什么起伏。

直到他看见那人扛着个背包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从直升飞机下来,缓步来到了杨锐和他的面前,敬了个礼:“狙击手顾顺报到!”

紧接着李懂就发现墨镜后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转向了他的方向,直直地盯着自己:“你能跟着罗星,说明你有两下子,希望以后能让我见识见识。”

“我倒想见识见识你的本事。”李懂不甘示弱地呛了回去。

但他心里也很清楚,顾顺也的确有这个狂的资本。之前顾顺还没来的时候他们一群人在整理东西的时候,已经有人说出了顶替罗星的人就是顾顺。“顾顺啊,那多拽啊!”

“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见识。”顾顺挑挑眉。

相比于罗星的沉稳,顾顺身上有的是傲气。如果队里在技术上有双子星这个说法,那罗星和顾顺绝对算得上。“李懂啊,你就带顾顺去认识一下队员,我们还有任务。”杨锐拍了拍李懂的肩。

简要一轮介绍下来,顾顺满脸不在乎地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坐在车上,李懂站在他旁边,两人一时相顾无言。

“我来之前罗星跟我说过你。在他看来,你是个合格的观察员。”顾顺突然开口说,“罗星是个非常优秀的狙击手,要不是因为这事儿,我还打算迟些跟他比试比试呢。罗星看人的眼光是不会错的。正因为这样,我也相信你的能力。”

李懂在他提到罗星时,心里莫名其妙有些难受。

观察员是狙击手的眼,是狙击手的盾,必要时,是要为狙击手付出生命的一个角色。

而罗星因为他的一个闪躲,现在正躺在医院里。

他谈何合格?

3.

在伊维亚的撤侨算是他俩的第一次真正上战场的合作。进入的道路早已被炸得混乱不堪,无数的断肢残腿落在地面上,有些被爆炸炸掉半个身子的人还未完全死去,尚能动弹的手指在地面上扒拉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和烧焦的味道。

“顾顺李懂,寻找制高点!”队长杨锐的声音从耳麦传来,片刻后他们就寻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点。李懂正拿着望远镜观察着工厂里的一举一动,一杆狙击枪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架到了他的肩上。身为观察员的习惯让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拿着望远镜的手没有抖。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让李懂留意到了下方的街道。“是汽车炸弹!”有人在耳麦里喊。刚才爆炸险些让他踉跄了一下,但也强撑住了。炸弹把政府军的防线一下子便轰掉了一半,这是最后的防线,他们绝对不能丢。

爆炸后片刻双方便开始了枪战,流弹不时打中他们所处天台的水泥护栏。又一颗子弹飞来时,李懂下意识想往后退,肩膀抖动了一下。

“别动。”身后传来的低沉的嗓音离他极近,飘进了他的耳中,还夹带着些薄荷口香糖的味道。尽管只是短短二字,也驱使着李懂立刻回过神来,手抓紧了望远镜。

另一辆汽车如同发疯一样快速地朝着政府军快炸得七零八落的关卡冲去,顾顺很快就发现了那个站在路旁神色怪异的人。在他举起手的一瞬间,顾顺没有片刻犹豫便扣下了扳机。

一击致命。

4.

到了休息点,一队人才稍微有了个喘气的时间。

顾顺仍旧嚼着口香糖,跟李懂说话的时候都有些含含糊糊:“你就是抗压能力太差。”

“你能不能吐了口香糖再跟我说话。”李懂第三次听不清顾顺说的话时,有些不满地白了他一眼。

顾顺听了也不闹,还真把嘴里口香糖吐掉了,挑挑眉看着他:“这一课算我送你了,下次可得收费了。”

李懂张了张嘴正打算说话,一颗口香糖却突然被塞进了嘴里。“你先嚼了再跟我说话。”得逞了的人洋洋得意,就这么笑着望他。

李懂半信半疑地望了顾顺一眼,暗自想着别是这个人怀着捉弄他的心思,咬开了口香糖。

溢出来的甜丝丝的草莓味却让他愣了一下,跟顾顺刚才在天台上嘴里那种薄荷味不同,草莓味的口香糖逐渐在他嘴里慢慢散发甜味。

“我没骗你啊,草莓味儿的。”顾顺笑道,“挺适合你的。”

“适合个屁。”李懂忍住了自己想打他的冲动。

这人嘴怎么就这么欠呢?

5.

本以为这次撤侨行动到这儿就完美完成了,没想到那群杀千刀的绑架了一个中国女人质,还处决了一个外国人,叫嚣着“如果不这么做,这个中国女人质下场将会和他一样”。

路遇变数,一队人整理了一下,随着伊维亚政府军护送平民的车队再次踏上了赶往下一个休息点的路。

没成想半路就被突袭了。迫击炮把车队炸了个四零八落,小队的八个人也零零散散地滚到了一旁的沙地上。“大家有没有事!”耳麦里传来杨锐的声音。

李懂几乎是瞬间就摸到了身边顾顺的手:“顾顺李懂没事!”

“顾顺李懂,你们去找制高点,快!”杨锐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顾顺立刻就抓起了身旁辛免于难的狙击枪,连带着把军用望远镜也递给了李懂。

“李懂,牵制住敌方狙击手。”顾顺低沉的嗓音响起,李懂瞬间会意,跨上了不远处一辆尚能开动的车。

“顾顺,我牵制住他了!”眼见时机成熟,李懂几乎是喊出了这一句。

“砰”的一声,枪声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传来,又击穿了什么。李懂有些焦急的望了望四周,那分明是子弹打穿头盔时的响声。

“没死呢,放心。”耳麦里传来顾顺一向不羁的声音,连李懂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暗暗松了一口气。

战火暂时停息,炸弹爆炸后还没燃尽的火仍旧在燃烧,每个人的心上却笼了一层浓重的乌云。那些因为疼痛而奄奄一息的平民的模样似乎还在眼前,队里的一众人也带上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李懂坐在沙地时,望着自己手上的望远镜出神。“……刚才表现不错。”顾顺趴在枪上,微微侧过头看他。

“我又不是表现给你看的。”李懂被噎了一下,话音里有些不服气。

“可是我看到了。”顾顺似乎对逗李懂特别热衷,轻声笑了一下。

李懂似乎没预计着他会说这句话,一时找不上词,微微鼓着脸沉默着。

旁边的顾顺看得更开心了。

长着一张少年脸生气就像小孩子闹别扭要哄哄的那种嘛。顾顺暗暗在心里想。

6.

在小镇那时的枪战,让队伍一下子失去了两个人。

对方那名经验老道的狙击手躲在暗处,他们在明处,有很多个瞬间他们几乎是被压着打。李懂和顾顺之前的交流也断掉了,刚才那一枪几乎是擦着他脸颊过去的。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听不见那人的声音让他有些莫名的紧张。

这个时候他看见了躲在窗后拿着狙击枪的那个人影。李懂喉咙吞咽了一下,忍住因枪击而产生的耳鸣,手握紧了枪。

第一枪并没有一击致命,只是打穿了墙体。里面藏着的人似乎是被这一声干扰了,接连又传来了好几声枪声。

“你就是抗压能力太差。”顾顺那句话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

李懂瞄准了原来那个子弹打穿的洞,再次扣下了扳机。

几乎是同时,从另一个方向打来的子弹,顺着刚才打通的通道,打进了那个人的脑子里。李懂借着窗户玻璃的反光,看到了那个倒在地上脑袋开了花的人。

“我没事。”原本中断了很久的通讯突然连接上了,听到顾顺的声音时李懂心上那块石头稍稍松了些。

还好,这次那个梦魇没有再上演。

我的狙击手没事。

7.

敌方一个火力覆盖,原本顾顺和李懂在的制高点瞬间就变成了一片废墟。李懂身上虽有伤,但还能爬起来,刚才他手中的枪早就被气浪掀翻不知道哪儿去了。顾顺被压在一块倒下的墙壁下动弹不得,肩膀上不知道被什么割开了一个口子,正往外涌着血。

远处杨锐用着敌方首领做筹码,但指在佟莉太阳穴上的手枪去却提醒着他这个两难境地。

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他们把佟莉身后的人一枪干掉。

“用我的枪!”顾顺挣扎出一只手,把旁边的狙击枪推到了李懂面前。

李懂下意识就拿起了枪,瞄准了那个人的头,却迟迟没有扣下扳机。

我真的……可以吗?从心底里涌起的迟疑和不自信让他没办法扣下扳机,耳边的一切似乎都安静下来,唯有心脏的跳动声,一下,又一下。

就连身后的顾顺似乎也感受到了李懂的紧张,他用尽全力向李懂的方向说:“压力,会使你更专注。”

这句话仿佛把李懂心里那一直打不开的结给解开了。他深吸了一口气。

砰。

握着手枪的外国男子脸上还带着诧异的神情,身体却先一步倒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响声。

李懂手脚有些发软,倚着墙靠了下来。

他听见顾顺说话了。

“我一直在你身后。”

8.

庄羽和石头的告别仪式过后,李懂自己一个人窝到了宿舍里,眼眶微微泛红。

宿舍门被打开时李懂还有些措手不及,他抬眼望去,却正好对上了顾顺的眼。

丢人死了。李懂心里想。

顾顺看着眼前人眼眶泛红,睁着亮晶晶的眼睛有些无措地望着自己的模样,心里想的话一下就被忘光了。

李懂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人推到床上用被子盖住,一双手环在了他的腰侧,顾顺的下巴搁在了他的头上。顾顺的声音似乎离得更近了。

“别难过。”

顾顺说话的语气褪去了平时拽得要死的样子,低沉的嗓音像是羽毛在他的心上挠了一下一样。

李懂对自己的想法莫名其妙地感觉有些羞。

“……我没难过。”瓮声瓮气的声音从自己怀里传来,顾顺噗哧一下笑出声来。

“那我的观察员说话怎么变成这样了?”顾顺打着趣儿。

“我有时候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儿了,就喜欢吃甜的口香糖。”他笑着说,不容拒绝地把一颗口香糖直接塞进了李懂嘴里。

熟悉的草莓味在口腔里弥漫开来,李懂突然明白了自己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对未来也好,对顾顺也是。

“我觉得你天资挺不错的,到时候回去了,就去跟队长报个名,练狙击吧。”顾顺说。

“我以前也很向往着去练狙击。”一直沉默着的李懂突然说话了,“但是……”

怀里的人突然转了一个身,微微仰起头,带着些凉意的唇贴上了顾顺的,片刻后又撤开,但顾顺还是嗅到了那股淡淡的草莓味。

“我更想,我的狙击手能一直在我身后。”

fin.



一个小彩蛋x

后来两个人拿着东西又去探望了一下罗星。罗星恢复得不错,坐在轮椅上由护士推着出去在花园里晒太阳。

“我听顾顺说,你打算去练狙击?”罗星问。

“我还在考虑,他先去队长那儿替我说了。”李懂语气里似乎有些气顾顺擅自就给他决定了。

“这不也挺好的吗?你天资本来就好。”罗星乐了,笑着望他。

“以前是这么想的。”李懂说。

“狙击手和观察员我都挺喜欢的。但是作为观察员,我的狙击手,能在我身后啊。”

话音刚落,李懂的目光便飘到了站在不远处花丛中的顾顺,笑了。

罗星:……这种感觉像是自家白菜被拱了。

真的没有啦x

评论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