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_AU

【顾顺×李懂】用我的枪

♡一发深夜装了小甜饼的小黄车,日常向。
♡洗澡时突发奇想的产物,求顺懂不要狙击我。
♡文末有佟莉石头小彩蛋哟。
♡文笔可能不太好,谢谢你能来。



退伍多年以后,顾顺和李懂家的露台上。

夏季的夕照依然让城市的热浪高烧不退,李懂正忧心忡忡地望着种了满露台的雏菊,寻思着要不要再给它们浇点水降温降温。

自从他们搬到这以后,顾顺便隔几天又搬一盆雏菊回家,隔壁花房的老板娘每次见了顾顺总是高兴得像小猫见了鱼一样。


“开饭啦,小懂砸~”
里屋传来顾顺的呼唤,李懂回头望去,笑出了声。

顾顺光着膀子只系了条围裙,依旧习惯性坚持锻炼的手臂线条完美,汗流了满面。

“顾顺,你先把衣服穿上吧,对面楼还住着小姑娘呢,也不怕吓着人家。”
李懂终是忍不住提起了喷壶,给雏菊洒水。
“今晚我们搬到露台吃吧,吹吹风,我想喝冰啤酒了。”

“对面小姑娘想看哥还不给呢,哥这种标准的健身教练身材…”
顾顺嘴上唠叨不停,却乖乖拿起了沙发上的T恤套在了身上。


等两人把露台饭桌设好时太阳已经下山了,风开始变得清凉起来。

李懂望着桌上的饭菜很是满意,这可是自己多年来辛勤调教顾顺的成果啊。

从刚退伍时顾顺连荷包蛋都煎不好,自动请缨发誓要学会做饭天天做给李懂吃,到现在独当一面做啥都不成问题,李懂都忘了自己死了多少脑细胞了。

两个大男人风卷残云般很快就把桌上的饭菜解决掉了,倒是啤酒一瓶接一瓶地开,就着晚风,清凉舒爽的感觉让两人都没有停歇的意思。


“小懂砸,今晚的饭菜还满意不?”
顾顺仰头喝了口啤酒,舒服地半瘫在沙滩椅上。

“还行,顾顺你现在做饭还不错啊,有我八成功力,继续努力不准骄傲。”
李懂真诚地拍了拍顾顺的手臂,也仰头喝了口啤酒。

“既然客官吃得还算满意,作为奖励,回答哥个问题呗?”
顾顺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兴奋地转过了身用手半支着头一脸坏笑望着李懂。

“顾顺,你又在想什么奇怪玩意?我有权利选择不回答啊。”
这些年来李懂见过顾顺这种坏笑太多次了,无论是下飞行棋啊,划拳决定谁去做家务啊,每次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唉,别把哥想得那么坏嘛,这个问题保准简单。”
顾顺拍了拍胸脯,把冰镇啤酒一饮而尽。

“你先说,我再决定要不要回答。”
李懂把玩着桌面的啤酒瓶盖,不看顾顺。

“好,小懂砸,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哥动了歪心思的呀?”
顾顺的嘴角更加上扬了,饶有兴致地盯着李懂看,目光充满了期待。

“卧槽,顾顺你…”
李懂没想到顾顺的问题居然是这个,他们俩在一起也这么多年了,还真的就没有在这方面探讨过。
而且,先动歪心思的难道不是顾顺?

要说什么时候喜欢上顾顺的,其实李懂自己也云里雾里。
不过见顾顺这么期待地望着自己,李懂心里突然生出了捉弄他的心思。

他故意皱着眉低头寻思了片刻,才开了口。
“顾顺,你还记得我们在伊维亚抢黄饼那次么?”

“当然记得呀,那叫一个惊险刺激,如何如何?”
顾顺兴奋地坐了起来,撑着下巴等待下文,以为李懂是喜欢自己浴血奋战的英勇。

“你是不是说过让我用你的枪?”
李懂接着分析,故作深沉。

“是有说过,然后呢?”
顾顺咧着嘴傻笑。

“这不就是了?”
李懂都有些憋不住想笑了,不行,得忍住把话说完。

“哈?”
向来直来直往的顾顺不解。

“我听到你让我用你的枪,当时一感动就决定了要是我们还有命活到退伍,我就下半辈子都指望着你的枪过日子呗。”
李懂话说完了,微微笑拿起手边的啤酒开盖喝了口,等着顾顺反应过来。

“卧…卧槽…李懂,你耍我?!”
顾顺终于反应过来了,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哈哈哈,你说呢。”
李懂笑弯了腰,差点呛到。

“那行,哥的枪今晚也借给你试试看好使不。”
顾顺一把站了起来,扑向李懂。

“你滚!”


两人的追逐带起了微凉的晚风,吹得满庭的雏菊都微微摇着头。



end。



城市的另一端,佟莉和张天德的糖果教学工坊里。

石头正望着新鲜出炉的小熊软糖喜滋滋地傻笑着出神。

烤箱那头传来了佟莉的声音。
“老公你别光盯着看啊,快点把糖果打包装好,明天带去女儿的生日会呢。”

“哦!收到!”
被陆琛庄羽笑称妻管严的石头回过神,麻利地包装起五颜六色的小熊来。

佟莉托着一大盘新鲜出炉的小熊软糖来到石头身边,帮着他一起打包。

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佟莉也收起了当年蛟龙铁娘子的锋芒,蓄起了长发,目光温柔,偶尔还会和老公说起以前队里的小八卦。
“老公你知道吗,当年抢黄饼那次,你受伤了没去,我可听到了点小八卦哟~”

“哈?怎么说?”
木讷的石头对自己的老婆总是乖乖应和。

“当时我都被打得半死了,差点就不够力还手了,突然听到耳机里头顾顺大喊一声,叫李懂用他的枪,我一听这里面有故事呀,一来劲,就把那人给勒死了~”
佟莉愉快地笑着说,嘴上的八卦丝毫不影响麻利的动作。

石头脑袋还没拐过弯来,理解不了佟莉的兴奋点。

只是望着佟莉的笑容,想起她当年不要命的飒爽英姿,心疼地亲了她的额头一口,也呆呆地跟着自己老婆笑了。



评论(16)

热度(266)